土地权益引热议婚姻家庭受关注2019-01-24 15:01


资料图

9月5日,《民法典各分编(亚美娱乐官网首页草案)》在中国人大网上全文公布,面向公众征求意见。法律草案征求意见的时限一般多为一个月,但本次《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征求意见,时限延长为近两个月,截止日期为11月3日。在此期限内,公众可直接登录中国人大网(www.npc.gov.cn)提出意见,也可将意见寄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1号,邮编:100805),并在信封上注明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征求意见。

本报记者李秀萍

日常生活中,民法跟每一位公民息息相关。每一位寻常百姓的____、衣食住行,终其一生可能遇到的各种民事关系,民法都一一囊括其中。8月30日到3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对各分编内容展开进一步讨论。此次审议,是继2017年3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民法总则后,我国民法典编纂工作的又一重要步骤。

审议过程中,与会人员针对备受社会关注的热点议题畅所欲言、集思广益。究竟参与分组审议的常委会委员和列席的专门委员会委员们提出哪些审议意见和具体建议?草案哪些内容有待进一步完善?民法典编纂工作又将如何回应人民群众的关切和需求?记者带您直击本次分组审议实况。

备受瞩目:热议农村土地“三权分置”

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陈锡文对物权编第十一章土地承包经营权发表意见,认为第一百二十九条“出让土地经营权”的“出让”概念不准确。习惯上,对土地使用权的出让都是用于城镇建设用地上,在农村用的是“流转”概念,农村土地承包法、物权法、土地管理法用的都是“流转”。把承包的土地给其他人耕作到底是什么性质,其实就是土地租赁,讲清楚这一条有助于厘清当事双方的民事关系。当然,讲清楚土地经营权是租赁,就涉及承租人有多大权利的问题,承租人能不能把土地再转租他人的问题,承租人能不能把租来的土地抵押担保的问题,这都是需要认真讨论的事儿。

刘振伟委员说,____关于农村土地“三权分置”的表述是“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草案引入土地经营权概念,而没有承包权概念,有待商榷。土地承包经营权与土地承包权的权利内容有区别,不能简单等同。物权编草案中农村土地“三权分置”问题,正是常委委员们集中关注的头号焦点,也是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江必新提到的“难点和特点”所在。在李巍委员看来,民法典编纂要体现改革成果,农村土地承包权的问题、“三权分置”的问题、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问题等,均属此类。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蔡继明对比了物权编草案和原有相关法的修改,指出有关城乡建设用地使用的规定基本未变。他表示,土地管理法首先要依据宪法,其次要依据物权法,因为土地使用权是一种用益物权。所以,应该先对物权做出一般规定,包括对土地使用权以及城乡建设用地使用权的用益物权属性先作出规定,然后土地管理法的修改要依据民法、依据物权编的定义来修改。另外,现有物权法对城乡建设用地作了二元规定,不符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的精神。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孙宪忠认为,农村集体所有权这一块,希望民法典相关条款能够多反映现实,集体成员权的问题必须在立法中得到体现。关于农村土地“三权分置”,现有草案还是太简单。许为钢委员希望对“三权分置”的三权之间的关系界定给以明确。

郑功成委员同样觉得集体所有权的问题法律上没有说透,集体是谁,谁是集体,集体成员包括什么人,总要有一个交待。杜德印委员也认为已有的物权编草案留有遗憾,比如农村土地问题、农民宅基地和住宅财产权问题、城镇居民基本住房保障问题、征用农村土地和补偿问题等等,都缺乏明晰的制度安排。

李培林委员表示,现在民法典草案还有几道“难坎儿”没有过,比如农村土地权益问题正是热点和难点之一,关于宅基地使用权有4条,但涉及到的权利都没有具体规定,等于留下一个空间,看下一步改革怎么定。现在宅基地只能在本村村民之间流转,不能给外村人,而目前乡村旅游如火如荼,民宿发展非常快,很多地方希望放开一些,让大家在实践中探索。

呼吁确权:保障农村女性合法权益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谭琳呼吁,民法典要重视贯彻宪法规定的男女平等原则,而且要落实体现在与夫妻关系、工作关系、师生关系等婚姻家庭和工作学习关系之中。

为此,她建议物权编第60条第2款作适当修改,建议修改为“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者其负责人作出的决定侵害个人合法权益的,受害人可以请求乡镇人民政府依法责令改正,也可以依法申请仲裁或直接向法院起诉。”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者其负责人作出的决定有可能侵害个人,不仅仅是集体成员的合法权益。有的个人,特别是有的农村妇女恰恰是因为她能不能成为集体成员、有没有集体成员资格受到权益侵害。个人不能侵占集体财产,集体和村民委员会也不能侵犯个人权益。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规定请求乡镇人民政府依法责令改正、依法申请仲裁或者直接向____起诉,都是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救济权利,建议在这里给予完整表述。

在农村土地权益方面,如何落实保障农村妇女土地权益是另一个突出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建议,草案第128条第2款后加一句,“土地承包经营权属证书应当将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全部家庭成员列入”。前几年农业农村部土地确权登记进行了试点,总结推广试点经验,明确提出:“在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簿和权证上写上妇女名字”,实现农村妇女“证上有名、名下有权”。正在修订的农村土地承包权法也列进了这一条。

邓丽委员附议沈跃跃建议在草案第158条增加内容作为第一款:“登记机关应当向宅基地使用权人发放权属证书,确认宅基地使用权。宅基地使用权属证书应当将宅基地使用权所有家庭成员列入”。2016年原国土资源部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快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确权登记发证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规定“农村妇女作为家庭成员,其宅基地权益应记载到不动产登记簿及权属证书上,农村妇女因婚嫁离开原农民集体,取得新家庭宅基地使用权的,应当依法予以确认登记,同时注销其原宅基地使用权。”建议将此制定性规定上升为法律,为包括妇女在内的家庭成员主张合法权益提供法律保障。

直面焦点:住宅土地使用权的续期

对各分编草案在编纂修改过程中需要破解的重大问题,比如农村土地使用权改革、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限届满续期等突出问题,刘修文委员表示,都要以对人民、对历史和对民法典负责的决心,推动彻底解决,切实回应社会重大关切。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光权说,有的问题和每个人的生活紧密关联,立法不能绕着困难走。住宅土地使用权70年到期,现在草案规定续期的费用按照法律、行政法规来减免,把立法的工作推给国务院,这不是一个好方案。建议类似问题慎重研究,而且要有表态。冯忠华委员以物权法为例,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意见已经提出要研究探索同地同权同价改革,这样的探索要有明确。比如关于住宅建设用地期限届满续期问题,这是老百姓最关心的事情,也是民法典必须要回答、回避不了的问题。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孙宪忠表示:“建筑物区分所有权住宅70年到期自动顺延,这是我2006年提的方案,物权法149条采纳了。至少我们目前应该认识到这个条文不能往后退。实际上我国土地所有权是社会主义所有权,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权利。现在立法方案后面又加上一句‘关于收费问题有待国务院另行规定,关于是否减免再做规定。’加上这句话问题就来了,认为收费是应该的,至于怎么收、如何减免由国务院规定。我建议这句话万万要不得。”

欧阳昌琼委员说,编纂民法典是为具体的法律法规提供一个基本遵循。比如城市住宅用地70年使用权期满以后如何自动续期,应该有一个基本遵循和上位法依据,而不是反过来,等住建部门提出意见,国务院作出决定以后再来修改民法典里关于住宅用地的条款。比如,自动延期的提法,比物权法更进了一步,但自动延期是有偿的还是无偿的,也就是收不收钱,如果收钱,收的钱叫费?叫税?还是叫租?至少有一个原则性、指向性的规定。

回应关切:亟待完善夫妻债务规则

婚姻安全事关每一位公民、每一个家庭。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委员以及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婚姻家庭编草案应将最高____关于夫妻共同债务新司法解释好的内容吸收进来,从而体现立法创新。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光权说,国外很多立法对夫妻共同债务的处理,确实是夫妻共同签字认可的债务才是夫妻共同债务,但是现在的立法方案不是这样,使得最高法院处理案件面临很多问题,而且引发很多公共事件,最后通过一系列司法解释不断“打补丁”。宪法法律委的报告里说最高法院制定司法解释以后有的矛盾解决了。如果这样的话,就说明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是合理的。如果合理为什么不直接吸纳进来,把婚姻法当中夫妻共同债务规定为夫妻共同签字认可后才是共同债务,这样就防止妻子在家照顾家庭,丈夫在外欠一笔明显不合理的债务,一旦离婚,最后导致另一方承担“糊涂债”,如果认为司法解释解决得好,就应当大胆吸收进来。

关于婚姻家庭编,谭琳一是建议草案第八百四十一条,吸纳最高____关于夫妻共同债务新司法解释,特别是吸纳最重要的“共债共签”原则。建议将第三款修改为“夫或妻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范围负债的为个人债务,但夫妻双方共同签字,夫妻另一方事后追认的,或者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的除外”,简单地说就是“共债共签”。“共债共签”符合社会主义国家关于家庭关系、夫妻关系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基本原则。欠下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大额债务之前,应该互相商量、双方共同同意,才能被认为是共同债务,而不是仅仅基于夫妻关系,毫无商量的情况下欠下巨债,然后强求另一方共同偿还,这不符合我国宪法原则,更不符合社会主义国家对家庭、对夫妻这种关系的规定。二是建议草案第八百四十二条在现有规定之前增加“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对夫妻共同财产享有知情权,一方有权了解财产状况,另一方不得隐瞒。夫妻一方查询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登记在另一方名下财产状况的,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这也是基于我国关于夫妻关系应该互相忠实,应该是平等的、互相商量的,也应该是彼此知晓的,是符合社会主义国家婚姻家庭道德的,同时也已经在地方立法实践中有所探索,有几个省已经有这样的规定,对目前婚姻家庭关系不是非常稳定的现实来说,也具有针对性。制定这一条有利于稳定婚姻家庭关系,有利于夫妻双方互相信任、互相忠实,应该是法律倡导的原则和方向。

邓丽委员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建议删除现在第八百四十一条第3款规定,在这个位置增加一条,即“夫或者妻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范围负债的为个人负债,但夫妻双方共同签字,夫妻另一方事后追认的或者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的除外。”理由是今年1月最高____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其确立的核心原则即“共债共签”精神,有利于引导民事商事主体主动规范交易行为,发挥了积极作用,该司法解释发布后,多起案件中债权人撤诉,司法解释也受到各界欢迎。这种比较成功的司法实践内容,建议吸纳到婚姻家庭编里,作为“共债共签”的一条。

同时,邓丽建议在物权编或者婚姻家庭编增加一条规定,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家庭成员平等享有家庭共有财产,但家庭成员间对家庭共有财产另有约定的除外。理由是,目前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权、土地征收征用补偿款都是以户为单位确权到户,分配到户,比如土地征用补偿都是按固定时间家庭人口数确定一个家庭获得的总金额,款项是给到户主,至于家庭内如何分配不作规定。如果法律能够明确除家庭成员约定外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家庭成员平等享有共同财产权益,可以避免大量不必要的家庭纠纷,也为法院审理此类案件提供依据。希望增加这样一项内容,更好保护农村妇女财产权益。

在李巍委员看来,民法典草案要体现人民导向,对百姓关心的夫妻债务问题等等,要按照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考虑法律条款编纂。

盼望规范:平衡保护借贷双方利益

近年,民间放贷融资行为,处于野蛮发展态势,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危害了社会稳定,侵害了公民合法权益。另一方面,野蛮生长的民间融资完全没有起到服务小微经济的作用,反而演变成一种吸血经济和寄生经济,严重阻碍和拖累实体经济的发展,迫切需要规范。

现在的司法实践当中,除金融机构的借款,其他借款行为统称为民间借贷,而民间借贷里有以营利为目的的商行为的经营型借贷,以及自然人、普通百姓之间为生活需要所进行的民事行为的偶发性借贷,这两种借贷从行为的目的和行为的方式上有着质的不同。全国人大代表厉莉法官建议在合同编借款合同章节将民间借贷区分为一般性借贷与经营性借贷,吸收立法、司法实践经验,加强对借贷双方利益的平衡保护,实现有效规范指引。她指出,目前的合同编借款合同章节,过分强调保护债权人,而对债权人基于行业性优势地位会对债务人、借款人所造成的利益伤害没有考虑到。她建议重构该章节,规范债权,回应社会关切。

无独有偶,吕薇委员对此也给予关注,指出近年民间经营性借贷发展较快,引发一系列问题,需要进行规范引导和分类管理,建议合同编第12章借款合同部分给予明确。据悉,北京市第一中级____和北京市房山区____在这方面做有大量调研,并根据办案实践提出相应方案,可资借鉴。

李康委员建议在合同编中要关注民间融资问题。伴随经济社会的发展,民间资本愈发活跃,民间融资行为日益频繁,各类P2P网络借贷、现金贷、校园贷等问题,对老百姓影响很大。建议在合同编编纂中将民间借贷里的经营性放贷依法纳入国家监管,通过立法、行政等规制模式,逐步实现对经营性放贷监管的全覆盖,从而实现对民间资本有效规范指引。